中华诗词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杂剧·便宜行事虎头牌

作者:李直夫 朝代:元代

原文

第一折

自小便能骑马,何曾肯上妆台?虽然指粉不施来,别有天然娇态。若问儿家夫婿.腰悬大将金牌。茶茶非比别裙钗,说起风流无赛。自家完颜女直人氏,名茶茶者是也。嫁的个夫主乃是山寿马,现为金牌上千户。今日千户打围猎射去了。下次孩儿每!安排下茶坂。则怕千户天也。老夫银住马的便的。从离渤海寨,行了数日,来到这夹山口子。这里便是山寿马的住宅,左右接了马者。六儿,报复去,道叔叔婶子来了也。道有清。叔叔婶子前厅上坐,茶茶穿了大衣服来相见。叔叔婶子,远路风尘。茶茶,小千户那里去了?千户打围射猎去了。便着六儿请小千户来,说道:有叔权婶子,特来看他哩。六儿,快去请千户家来!叔权婶子,且请后堂饮酒去,等千户家来也。腰横辘轳剑,身被鹔鸘裘。华夷图上看。惟俺最风流。自家完颜女直人氏,姓王,小字山寿马,现做着金牌上千户,镇守着夹山口子。今日天晴日暖无甚事,引着几个家将打围射猎去咱。

【仙吕】【点绛唇】一来是祖父的家门,二来是自家的福分,悬牌印。扫荡征尘,将勇力拖逞尽。

【昆江龙】几回家开旗临阵。战番兵累次建功勋。怕不的资财足备,孳畜成群。长养着百槽冲锋的惯战马,掌管着一千户屯田的镇番军。我如今欲待去清愁闷,则队得飞鹰走犬,逐逝追奔。

来到这围场山。兀的不是?爷,家里有亲眷来看你哩。六儿,你做甚来?有亲眷来了也。

【油葫芦】疑怪这灵鹊儿中在枝上稳。畅好是有定准,六儿,来的是甚么亲眷?则说是亲眷。不知是谁。则见他左来右去再说不出甚亲人。为甚么叨叨絮絮占着是迷丢没邓的混?为甚么獐獐狂狂便待要急张拒遂的褪?眼脑又剔抽秃揣的慌,品角又劈丢扑搭的喷,只见他蹅蹅忽忽身子儿无些分寸,觑不的那奸奸诈诈没精神。

待我想来。

【天下乐】只见他越寻思越着昏,敢三魂失了二魂。我试猜波。莫不是铁哥镇抚家远探亲?不是。莫不是达鲁家老太君?也不是。莫不足普察家小舍人?也不是。莫不是叔叔婶子两口儿来访问?

是了,是权叔婶子哩!是叔叔婶子?且收了断场快家去来。怎么这时候千户还不见来?小的门首觑者,千户敢待来也。接了马者!茶茶,叔叔婶子在那里?孩儿,相别了数载,俺两口儿好生的思想你哩!今日一径的米望你也。叔叔婶子请坐。

【醉中天】叔叔你鞍马上多劳困,婶子你程途上受艰早,一自别来五六春,数载家无音信。则这个山寿马别无甚痛亲,我一言难尽,来探你这歹孩儿索是远路风尘。

孩儿,想从小间俺两口儿怎生抬举你来?你如今峰嵘发达呵,你可休忘了俺两口的恩念,叔叔婶子,你孩儿有甚么不知处?

【金盏儿】我自小里化了双亲,忒孤贫,谢叔叔婶子把我来似亲儿般训。演习的武和文,我如今镇边关为元帅,把隘口统三军。我当初成人不自在,我若是自在不成人。

小的一壁刲羊宰猪,安排筵席者!小官完颜女直人氏,是天朝一个使臣。为因山寿马千户,把守夹山口子,征伐贼兵。累著功绩,圣人的命,差小官赍敕赐他。可早来到他家门首也。左右接了马者!报复去,道有使命在于门首。妆香来。山寿马,听圣人的命!为你守把夹山口子,累建奇功,加你为天下兵马大元帅,行枢密院事;敕赐双虎符金牌带者,许你便宜行事,先斩后闻;将你那素金牌子,但是手下有得用的人,就与他带着,替你做金牌上千户,守把夹山口子,谢了恩者!相公鞍马上劳神也。恭喜相公得此美除!相公吃了筵席呵去。小官公家事忙,便索回去也。相公稳登前路。请了。正是:将军不下马。各自奔前程。小的,筵席完备未曾?己备下多时了也。夫人,恰才天朝使命,加小千户为天下兵马大元帅。我听的说道。将他那素金牌子,就着他手下得用的带了,替做千户。我想起来,我偌大年纪,也无些儿名分。甲首也不曾做一个。央及小姐和元帅说一声,将那素金牌与我带着,就守把夹山口子去呵,不强似与了别人?老相公,你平生好一杯酒,则怕你失误了事。夫人,我若带牌子做了千户呵,我一滴酒也不吃了。你道定者!我再也不吃了。既是这般呵,我对茶茶说去。媳妇儿,我有一句话,可是敢说么?婶子说甚话来?恰才那使臣言语,将双虎符金牌,与小千户带了。那素金牌子,着他手下有得用的人与他带。比及与别人带了,与叔叔带了可不好那?婶子说的是,我就和元帅说。元帅,恰才叔叔婶子说来,你有双虎符金牌带了,那素金牌子,着你把与手下人带。比及与别人带时,不如与了叔叔可也好也。谁这般说来?婶子说来。叔叔平日好一杯酒,则怕他失误了事。叔叔说道,他若带了牌子,做了千户呵,他一滴酒也不吃了。既然如此,将那素金牌子来。叔叔,恰才使臣说来,如今圣人的命,着你孩。儿做的兵马大元帅,敕赐与双虎符金牌,先斩后奏,这素金牌子,着你孩儿手下有得用的人,就与他带了,做金牌上千户。我想叔叔幼年,多曾与国家出力来。叔叔你带了这牌,做了上千户,可不强似与别人?想你手下多有得用的人,我又无甚功劳,我怎生做的这千户?叔叔休那般说。

【一半儿】则俺那祖公是开国旧功臣,叔父你从小里一个敢战军,这金牌子与叔父带呵,也是本分。见婶子那壁意欣欣,叔父,你受了这牌子者!我可怎么做的?我见他一半儿推辞一半儿肯。

元帅,难得你这一片好心。我受了这牌子者。叔叔,你受了牌子,便与往日不同,索与国家出力,再休贪着那一杯儿酒也。你放心,我带了这牌子呵,我一点酒也不吃了。如此恰好。

【金盏儿】我为甚么语谆谆,单怕你醉醺醺,只看那斗来粗肘后黄金印,怎辜负的主人恩。但愿你扶持今社稷,驱灭旧妖氛。常言道"家贫显孝子,国难识忠臣"。

我则今日到渤海寨,搬了家小。便往夹山口镇守去也。叔叔,则今日你孩儿往大兴府去。叔叔去取行李,路上小心在意者!

【赚煞】则今日过关津,度州郡,没揣的逢他敌人,阵面上相持赌的是狠。托赖着俺祖公是番宿家门,哎,你莫因循。便只待人急偎亲,畅奸道厮杀无过是咱父子军,誓将那鲸鲵来尽吞。只将这边关守紧,你可便舍一腔热血报明君。俺侄儿去了也。则今日往渤海寨搬取家小走一遭去。

第二折

老失自到的渤海寨,搬取了家小,来到俺这庄头,见了众多亲眷。听的我做了千户。这个请我吃两瓶,那个请我吃三瓶,每是则是醉。虽然吃酒,则怕误了到任日期。有二哥哥金住马在这庄儿上住坐,我辞了哥哥,便往夹山口子去也。老相公。咱在这里等者,你去辞了伯伯。甲些儿来。远远的望着,敢是哥哥来也。自家金住马的便是。我有个兄弟,是银住马。他如今做了金牌上千户,去镇守夹山口子,听的道往我这村儿前过。我无甚么,买了这一瓶酒,与兄弟饯行走一遭去。

【双调】【五供养】愁冗冗,恨绵绵,争余我赤子空拳,只得问别人借了几文钱。可买的这一瓶儿村酪洒,等与我那第二弟兄祖饯。想着他期限迫难留恋,可若是今番云也,知他是甚日个团圆。兀的不是我兄弟?兀的不是我哥哥?哥哥,你兄弟做了金牌上千户,如今镇守夹山口去,一径的辞哥哥来。兄弟,我知道你做了金牌千户,镇守夹山口子去。我无甚么,买这一瓶儿酒,与兄弟饯行。看你这般艰难,你那里得这钱来买酒?教哥哥费心。

【落梅风】我抹的这瓶口儿净,我斟的这盏面儿圆。兄弟,且休便吃。待我望着那碧天边太阳浇奠。则俺这穷人家又不会别咒愿,则愿的俺兄弟海每可便早能勾相见。兄弟满饮一杯。哥哥先饮。好波,我先吃了。兄弟饮。待你兄弟吃。兄弟再饮一杯。只我今日见了哥哥,吃几杯酒;到了夹山口子,我一点酒也不吃了。兄弟,你哥哥无甚么与你。我今日辞哥哥去,敢问哥哥要甚么?

【阿那忽】再得我往日家缘,可敢赍发与你些个盘缠。有他这鳔接来的两根儿家竹箭,你兄弟收了者。还有哩。更有条蜡打来的这弓弦。

这两件,你兄弟正用的着哩。兄弟,你酒要少吃,事要多知。请哥哥放心,我若到夹山口子去,整搠军马,堤备贼兵,我一点酒也不吃了。

【慢金盏】我着这苦口儿说些良言,劝你那酒莫贪,劝你那财休恋。你可便久镇着南边夹山的那峪前,统领着军健,相持的那地面。但要你用心儿把守得安然,你可便只愁升,不愁贬。

哥哥,俺那山寿马侄儿,做着兵马大元帅,我便有些疏失,谁敢说我?兄弟,你休那般说!

【石竹子】则俺那山寿马侄儿是软善,犯着的休想他便厅见怜。假若是非当刑死而怨,赤紧的元帅令更狠似帝王宣。

想哥哥那往日。也曾受用快活来。

【大拜门】我可也不想今朝,常记的往年,到处里追陪下些亲眷。我也曾吹弹那管弦,快活了万千,可便是大拜门撒敦家的筵宴。

我想哥哥幼年间,穿着那等样的衣服,今日便怎生这等穷暴了?

【山石榴】往常我便打扮的别,流妆的善,干皂靴鹿皮绵团也似软,那一领家夹袄子是蓝腰线。

【醉娘子】则我那珍珠豌豆也似圆,我尚兀自拣择穿。头巾上砌的粉花儿现,我系的那一条玉兔鹘是余厢面。

哥哥,你那幼年间中注模样,如今便怎生老的这等了?

【相公爱】则我那银盆也似庞儿腻粉钿。墨锭也似髭须着绒绳儿缠。对着这官员,亲将那筹箸传,等的个安筵盏初巡遍。

【不拜门】则听的这[者刺骨]笛儿悠悠聒耳喧,那驼皮鼓冬冬的似春雷健。我向这筵前,筵前,我也曾舞蹁跹,舞罢呵谁不把咱来夸羡!

【也不啰】对着这众官员,诸亲眷,送路排筵宴。道是"去也去也"难留恋,甚日重相见?哥哥,不知此一别,俺兄弟每再几时相见也。

【喜人心】今朝别后,再要相逢,则除是梦中来见,奈梦也未必肯做方便。只落的我兄弟行傒落,婶子行熬煎,侄儿行埋怨,世事多更变,好弱难分辨。哥哥,兀的不痛杀你兄弟也!

【醉也摩娑】则被你抛闪杀业人也波天,则被你抛闪杀业人也波天。我无卖也那无典,无吃也那无穿,-年不如一年。

我曾记的哥哥根前,有个孩儿,唤作狗皮。他如今在那里?我也久忘了,你又提将起来做甚的!

【月儿弯】则俺那生忿忏逆的丑生,有人向中都曾见。伴着火泼男也那泼女,茶房也那洒肆,在那瓦市里穿,几年间再没个信儿传。有句话舌尖上挑着,我去那喉咙里咽。

俺哥哥有一句话,待要说可又不说。我有心待问兄弟讨一件儿衣服呵,则是难以开口。我且慢慢的说将去。兄弟,你哥哥这一年四季,春夏秋冬,煞是艰难也。

【风流体】我到那春来时,春来时和气喧;若到那夏时节,夏时节薰风遍。我可便最怕的,最怕的足秋暮天;更休题腊月里,腊月里飞雪片。

【忽都白】兄弟哎,我也曾有那往日的家缘,旧日的庄田,如今折罚的我无片瓦根椽,大针麻线。着甚做细米也那白面,厚绢也那薄绵!兄弟哎,你则看俺一双父母的颜面,怕到那冷时节有甚么替换下的旧袄子儿,你便与我一领儿穿也波穿。不是我絮絮叨叨,口舌口舌煎煎,两泪涟涟,霍不了我心头怨,趁不了我平生愿。

俺哥哥,你往常时香球吊挂,慢幕纱幮,那等受用,今日都在那里?

【唐兀歹】往常我幔幕纱幮在绣围里眠,到如今枕着一块半头砖。土坑上、土炕弯着片破席荐,畅好足忄西惶也波天。

兄弟,你到那里,好生整搠军马者,少饮些酒。哥哥,你放心!如今太平天下,四海晏然,便吃几杯酒儿,有甚么事?兄弟,你休那般说!

【离亭宴煞】虽然是罢干戈绝士马无征战,你索与他演枪刀轮剑戟习弓箭,则要你坚心儿向前。你去那寨栅内莫忧愁,营帐内休惧怯,阵面上休劳倦。则今日拜辞了哥哥,便索往夹山口子去也!兄弟,你稳登前路。左右那里?将马来!哥哥,慢慢回去。则你那匹马屹蹬蹬的践路途,我独自个气丕丕归庄院。俺哥哥,你还健着哩。我可便强健杀者波活的到明年后年,待我到那里,便来取哥哥。你待要重相见面皮难,兄弟,咱两个再团圆可兀的路儿远。

俺哥哥回去了也。则今日领着家小,便往夹山口子镇守去来。我如今把守去夹山寨口,打点着老精神时常抖擞。料番兵无一个擅敢窥边,只管里一家儿絮叨叨劝咱不要吃酒。


第三折

欢来不似今朝,喜来那逢今日。自从到的这夹山口子呵,无甚事,正好吃酒。我着人去请金住马哥哥到来,谁想他已亡化过了也。今日八月十五日,是中秋节令。夫人,着下次孩儿每,安排酒来,我和夫人玩月畅饮几杯。老相公,祸事也,失了夹山口子也!老相公,我说道你少吃几钟酒,如今怎么好?既然这般,如今怎了?左右将披挂来,赶贼兵去!小宫完颜女直人氏,自祖父以来,世掌军权,镇守边境。争奈辽兵不时侵扰,俺祖父累累与他厮杀,结成大怨。他倒骂俺女直人野奴无姓,祖父因此遂改其名,分为七姓:乾坤宫商角徵羽,乾道那驴姓刘;坤道稳的罕姓张;宫音傲国氏姓周;商音完颜氏姓王;角音扑父氏姓李;徵音夹谷氏姓佟;羽音失米氏姓肖。除此七姓之外,有扒包包五骨伦等,各以小名为姓。自前祖父本名竹里真,是女真回回禄真。后来收其小界,总成大功。迁此中都,改为七处。想俺祖父舍死忘生,赤心报国,今日子孙承袭,也非是容易得来的。祖父艰辛立业成,子孙世世袭簪缨。一心只愿烽尘息,保佐皇朝享太平。某乃元帅府经历是也。如令有这把守夹山口子老完颜,每日恋酒贪杯。透漏贼兵,失误军期,非是小目罪犯,三遍将文书勾去,倒将去的人累次殴打。他倚仗是元帅的叔父,相公甚是烦恼,今番又着人勾去,不来时,直着几个关西曳刺,将元帅府印信文书勾去,也不怕他不来。左右,你可说与勾事的人,小心在意,疾去早回。待老完颜到时,报复某家知道。只因八月十五夜,失了夹山口子。第二日我马上亲率许多头目,复杀了一阵,将掳去的人口牛羊马匹,都夺回来了。那头目每与我贺喜,再吃酒。小的每,安排酒来,与老相公把个劳困盏儿。元帅有勾!兀那厮,你是甚么人?元帅将令,差我勾你来!我是元帅的权父,你怎么敢来勾我?左右,拿下去打着者!老完颜见事不深,元帅令敢不遵钦。我来勾你你倒打我,我入你老婆的心!老千户有勾!兀那厮,是甚么人?元帅将令,差我勾你来!口走!只我是元帅的叔父,你怎么敢来勾我?左右,与我抢出去!老完颜做事忒不才,倒着我湿肉伴干柴柴。我今来勾你你不去,看后头自有狠的来。洒家是个关西曳刺,
奉元帅的将令,有老完颜失误了夹山口子,差人勾去勾不来。差我勾去。可早来到也。老千户,元帅将令,差人来勾你。你怎么不去?老完颜心粗胆大,元帅令公然不怕。我这里不和你折证,到元帅府慢慢的说话!老夫人,这事不中了也。如今元帅府里勾将我去,我偌大年纪,那时受的这般苦楚!老夫人,与我荡一壶热酒赶的来。似这般怎生是好?我直到元帅府里望老相公走一遭。

【双调】【新水令】贺平安报偌町便似春雷,你把那明丢丢剑锋与我准备。他误了限次,失了军期。差几个曳刺勾追,经历,你去问镇守夹山口子的,兀那老提控到来也未。

行动些!有甚么事?我是元帅的叔父,怕怎么!把夹山口子的老完颜将勾来了也。勾到了么?拿过来!拿过来者!开了他的铁锁,摘了他那牌于。好无礼也呵!

【沉醉东风】只见他气丕丕的庭阶下立地,不由我不恶噷噷心下猜疑。我歹杀者波,我是奉着帝主宣,掌着元戎职,可怎生全没些大小尊卑?你是我所属的官呵,还待要诈耳佯聋做不知,到根前不下个跪膝。

你今日犯下正条划的罪来,兀自这般崛强哩。经历,你问他为甚么不跪?他若是不跪呵,安排下大棒子,先摧折他两臁骨者!理会的。经历,我是他的叔父,那里取这个道理来,要我跪着他!相公的言语道,你不跪着呵,大棒子先敲折你两臁骨哩。我跪着便了,则着你折杀他也。经历,着他点纸画字者。老完颜,着你点纸画字哩。经历,我那里省得点纸画字?这纸上点一点,着你吃一钟酒。我点一点儿呵吃一钟酒?将来将来!我直点到晚。你画一个字者。画字了。老完颜点了纸,画了字也。经历,你高高的读那状子着他听。"责状人完颜阿可。阿可见年六十岁,无病疾,系京都路忽里打海世袭民安下女直人氏。承应劳校,见统领征南行枢密院先锋部统领勾当。近蒙行院相公差遣,统领本官军马,把守夹山口子,防御贼兵。自合常常整搠戈甲,堤备战敌,却不合八月十五晚,以带酒致彼有失,透漏贼兵过界,打破夹山口子,掳掠人民妇女牛羊马匹。今蒙行院相公勾追,自合依准前来,却不合抗拒不行赴院,故违将令,又将差去公人,数次拷打。今具阿可合得罪犯,随供招状,如蒙依军令施行,执结是实。伏取钧旨:一主把边将闻将令而不赴者,处死;一主把边将带酒不时操练三军者,处死;一主把边将透漏贼兵不迎敌者,处死。秋八月某日,完颜阿可状。"这等,我该死了?

【搅筝琶】咱须是关亲意,也索要颐兵机。官里着你户列簪缨,着你门排画戟,可怎生不交战,不迎敌,吃的个醉如泥。情知你便是快行兵的姜太公,齐管仲、越范蠡、汉张良,可也管着些甚的,枉了你哭哭啼啼。

经历,将他那状子来。有。判个"斩"字,推出去斩讫报来!理会的。左右那里?推出老完颜斩了者!天那!如今要杀坏了我哩,怎的老夫人来与我告一告儿。哥哥每,且住一住!我是元帅的亲婶子,待我过去告一告儿。婶子请起!元帅,国家正厅上,不是老身来处。想你叔叔带了素金牌子,因贪酒失了夹山口子,透漏贼兵,掳掠人民,元帅见罪,待要杀坏了。想着元帅,自小里父母双亡,俺两口儿抬举的你长立成人,做偌大官位。俺两口儿虽不曾十月怀耽,也曾三年乳哺,也曾煨干就湿,咽苦吐甘。可怎生免他项上一刀,看老身面皮,只用杖子里戒饬他后来,可不好也?你那知道那男子汉在外所行的勾当!

【胡十八】他则待殢酒食,可便恋声妓,他寻里肯道把隘口退强贼,每日则是吹笛擂鼓做筵席。你叔叔老了也。你道叔叔老了,他多大年纪也?他六个岁了。他恰才便六十。姜太公八十岁遇文王,戊午日兵临孟水,甲子日血浸朝歌,扶立周朝八百年天下。他比那伐纣的姜太公,尚兀自还少他二十岁。

婶子请起,这个是军情事,饶不的。老相公,他断然不肯饶,怎生好那?老夫人,请将茶茶小姐来,着他去劝一劝可不好?叔叔婶子,怎生这般烦恼呀?!茶茶,为你叔叔带酒失了夹山口子,元帅待要杀坏了你叔叔。你怎生过去劝一劝儿可也好。叔叔婶子,我过去说的呵,你休欢喜;说不的呵,你休烦恼。茶茶!你来这里有甚么勾当那?这是讼厅上,不是茶茶来处。只想你幼年间父母双亡,多亏了叔叔婶子,抬举你长成,做着偌大的官位。你待要杀坏了权叔,你好下的?怎生看着茶茶的面,饶了叔叹可也好。茶茶,这三重门里,是你妇人家管的?谁惯的你这般粗心大胆哩!

【庆宣和】则这断事处,准教你可便来这里?这讼厅上可便使不着你那"家有贤妻"。着他那属官每便道:"叔叔犯下罪过来,可着媳妇儿来说。"(唱)你这个关节儿常好道来的疾,茶茶,你若不回去呵,可都枉擘破咱这面皮,画皮!快出去!我回去则便了也。元帅断然不肯饶你,可不道"法正天须顺",你甚的"官清民自安"!我可甚么"妻贤夫祸少",呸!也做不得"子孝父心宽"。似这般如之奈何?经历相公,你众官人每告一告儿可不好?且留人者!你这众属官每做甚么?相公,罚不择骨肉,赏不避仇雠。小官每怎敢唐突?但老完颜倚恃年高,耽酒误事,透漏贼兵打破夹山口子,其罪非轻。相公幼亡父母,叔父抚育成人,此恩亦重。据小官每愚见,以为老完颜若遂明正典刑,虽足见相公执法无私,然而于国尽忠,于家不能尽孝,贤者或不然矣。告相公心中暗约,将法度也须斟酌。小官每岂敢自专。望从容尊鉴不错。

【步步娇】则你这大小属官都在这厅阶下跪,畅好是一个个无廉耻。他是叔父我是侄,道底来火须不热如灰,你是必再休提。他是我的亲人,犯下这般正条款的罪过来,我尚然杀坏了。你每若有些儿差错呵,你可便先看取他这个傍州例。你每起去,饶不的!相公不肯饶哩。似这般怎了也!老完颜,你既八月十五日失了夹山口子,怎生不追他去?我十六日上马赶杀了一阵,人口牛羊马匹,我都夺将回来了。既是这等,你何不早说!相公,老完颜才说,他十六日上马复杀了一阵,将人口牛羊马匹,都夺将回来了,做的个将功折罪。既然他复杀了一阵,夺的人口牛羊马匹回来了,这等呵将功折过,饶了他项上一刀,改过状子,杖一百者!理会的。"责状人完颜阿可,见年六十岁,无疾病,系京都路忽里打海世袭民安下女直人氏,见统征南行枢密院事先锋都统领勾当。近蒙差遣,把守夹山口子,自合谨守,整搠军士,却不合八月十五日晚,失于堤备,透漏贼兵过界,侵掳人口牛羊马匹若干。就于本月十六日,阿可亲率军上,挺身赴敌,效力建功,复夺人口牛羊马匹,于所侵之地,杀退贼兵,得胜回还。本合将功折过,但阿可不合带酒拒院,不依前来。应得罪犯,随状招伏。如蒙准乞,执结是实,伏取钧旨。完颜阿可状。"准状,杖一百者!老完颜,元帅将令免了你死罪,则杖一百。虽免了我死罪,打了一百,我也是个死的。相公且住一住儿,着谁救我这性命也。老夫人,咱家里有个都管,唤做狗儿,如今他在这里,央及他劝一劝儿。自家狗儿的便是。伏侍着这行院相公,好生的爱我。若没我呵,他也不吃茶饭;若见了我呵,他便欢喜了。不问甚么勾当,但凭狗儿说的便罢了。正在灶窝里烧火,不知是谁唤我?狗儿,我唤你来。我央及你咱。我道是谁,元来是叔叔。休拜,请起!直当扑了脸。叔叔,你有甚么勾当?狗儿,元帅要打我一百哩,可怜见,替我过去说一声儿。叔叔,你放心,投到你说呵,我昨日晚夕话头儿去了也。如今你过去告一告儿。叔叔放心,都在我身上!你来做甚么?我无事可也不来。想着叔叔他一时带酒,失误了军情,你要打他一百,他不疼便好,可不道大能掩小,海纳百川?看着狗儿面皮休打他,若打了他呵。我就恼也,饶了他罢!狗儿,你可向这里,问你,莫不待替吃?我替吃。我替吃!你替吃?令人!你安排下大棒子者。我先拷的你、拷的你的腰截粉碎。令人。拿下去打四十!打了抢出去!狗儿,说的如何?我的话头儿过去了也。你再过去劝一劝。他叫我明日来。你再过去走一遭。你又来做甚么?我来吃第二顿。相公,叔叔老人家了也,看着你小时节,他怎么抬举你来。叔权便罢了,那婶子抱着你睡,你从小里快尿,常是浇他一肚子。看着婶子的面皮,饶了他罢!你待替吃么?我替吃,我替吃!再打二十!抢出去!狗儿,你说的如何?我这遭过去不得了也。相公!拿下去】可怜见,我狗儿再吃不得了也。将铜铡来,切了你那驴头!你再过去劝一劝。老弟子孩儿,你自挣揣去!拿过来者!替吃了多少也?替吃了六十也。打四十者!

【雁儿落】你畅好是腕头有气力,我身上无些意。可不道厨中有热人,我共他心下无仇气。

【得胜令】打酌来一棍子一刀锥,一下起一层皮。他去那血泊里难禁忍,则着俺校椅上怎坐实?他失误了军期,难道他没罪谁担罪?打了多少?打了三十也。才打到三十,赤瓦不剌海,你也忒官不威牙爪威!

再打者!断讫也,扶出去。老夫人,打杀我也!谁想他不可怜见我,打了这一顿,我也无那活的人也!老相公,我说甚么来,我着你少吃一钟儿酒。老夫人,打了我这一顿,我也无那活的人了也。老夫人,有热酒筛一钟儿我吃。经历,到来日牵羊担酒,与叔父暖痛去!

【鸳鸯煞】你则合眠霜卧雪驱兵队,披星带月排戈戟。你也曾对咱盟咒,再不贪杯。唱道索记前言,休贻后悔。谁着你旦暮朝夕,尝吃的来醺醺醉,到今日待怨他谁?这都是你那恋酒迷歌上落得的。


第四折

谁想山寿马做了元帅,则道怎生样看觑我,谁想道着他打了一百!老夫人,闭了门者,不问谁者,只不要开门。老相公打坏了也,我关上这门者。我如今闭门家里坐,还怕甚祸从天上来!经历,今日同夫人牵羊担酒,与叔权暖痛去来。理会的。可早来到叔叔门首,怎么闭着门在这里?令人,与我叫开门来。

【正宫】【端正好】则为他误军期,遭残害,依国法断的明白。寻思来这期亲尊长多妨碍,俺今日谢罪也在宅门外。

【滚绣球】疾去波,到第宅,休道是镇南边统军元帅,则说是亲眷家将羊酒安排,休道迟,莫见责,省可里便大惊小怪,将宅门疾快忙开。报与俺那老提控叔叔光知道,则说我侄儿山寿马和茶茶暖痛来,莫得疑猜。

怎么叫了这一会,还不开门?经历,你与我叫门去。理会的。老完颜,你开门来,俺有说的话。我不开门。你真个不开门?我不开!你那旧状子不曾改,还要问你罪哩。你要问我的罪,再打上一百罢了。我死也只不开门,随你便怎么样来!相公,老完颜只不开门,怎生是好?

【伴读书】他道你结下的冤仇大,伤了他旧叔侄美情怀。一任你昨日的供招依然在,休想他低头做小心肠改。便死也只吃杯儿淡酒何伤害,到底个不伏烧埋。

茶茶。你叫门去。叔叔婶子,我茶茶在门外,你开门来,开门来!想茶茶昨日也曾为你告来,是那山寿马侄儿,执性不肯饶你。看茶茶面上,开了门罢。他既然今日到我宾来。昨日便为我再告一告儿不得,譬如我已打死了,只不要开门。

【笑口尚】他问我今日个一家儿为甚来,昨日个打我的可是该也那不该,把脸皮都撇在青霄外,从今后拚着个贪杯的老不才,谢了个贤惠的女裙衩,休休休休想他便降阶的忙迎待。

待我自家去。叔叔,你侄儿山寿马自在这里,你开门来。既然元帅亲身到此,须索开门,请他进来者。这是侄儿不是了也。你昨日打我这一顿,亏你有甚么面皮又来见我!叔叔,这不干你侄儿事。你叔叔偌大年纪,你打他这一顿,兀的不打杀了也!

【川拨棹】你得要闹咳咳,闹咳咳,使性窄,我须是奉着官差,法令应该,岂不知你年华老迈?故意的打你这一百。

我老人家被你打了这一顿,还说不干你事,倒干我事?

【七弟兄】你也不索左猜,右猜,既带了这素金牌,则合一心儿镇守着夹山寨,谁着你赏中秋玩月畅开怀?敢前生少欠他几盏黄汤债!

【梅花酒】呀,这一场事不谐,又不是相府中台,御史西台,打的你肉绽也那皮开。你心下自裁划,招状上没些歪,打你的请过来,将牍面快疾抬,老官人觑明白。

依你说,是谁打我这一百来?

【收江南】呀,这的是便宜行事的那虎头牌!元来是军令上该打我来。打的你哭啼啼,湿肉伴干柴,也是你老官人合受血光灾。休道是做侄儿的忒歹,早忘了你和俺爷爷奶奶是一胞胎。茶茶,快与我杀羊荡酒来,与叔叔暖痛者!

【尾煞】将那暖痛的酒快酾,将那配酒的羔快宰,尽叔父再放出往日沉酣态。只留得你潦倒余生,便是大古里籴。

既是这般呵,我也不记仇恨了,只是吃酒!你也记的打时节这般苦恼,少吃些儿罢!非是我全不念叔侄恩情,也只为虎头牌法度非轻。今日个将断案从头说破,方知道忠和孝元自相成。

题目枢院相公大断案

正名便宜行事虎头牌。

翻译

赏析

热点推荐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