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诗词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九辩

作者:宋玉 朝代:先秦

原文

悲哉,秋之为气也!
萧瑟兮草木摇落而变衰。
憭栗兮若在远行,登山临水兮送将归。
泬漻兮天高而气清,寂寥兮收潦而水清。
憯悽增欷兮,薄寒之中人,
怆怳懭悢兮,去故而就新。
坎廪兮贫士失职而志不平,
廓落兮羁旅而无友生,
惆怅兮而私自怜!
燕翩翩其辞归兮,蝉寂漠而无声。
雁廱廱而南游兮,鹍鸡啁哳而悲鸣。
独申旦而不寐兮,哀蟋蟀之宵征。
时亹亹而过中兮,蹇淹留而无成。
悲忧穷戚兮独处廓,有美一人兮心不绎。
去乡离家兮来远客,超逍遥兮今焉薄!
专思君兮不可化,君不知兮可奈何!
蓄怨兮积思,心烦憺兮忘食事。
原一见兮道余意,君之心兮与余异。
车既驾兮朅而归,不得见兮心伤悲。
倚结軨兮长太息,涕潺湲兮下霑轼。
忼慨绝兮不得,中瞀乱兮迷惑。
私自怜兮何极?心怦怦兮谅直。
皇天平分四时兮,窃独悲此凛秋。
白露既下百草兮,奄离披此梧楸。
去白日之昭昭兮,袭长夜之悠悠。
离芳蔼之方壮兮,余萎约而悲愁。
秋既先戒以白露兮,冬又申之以严霜。
收恢台之孟夏兮,然欿傺而沉藏。
叶菸邑而无色兮,枝烦挐而交横。
颜淫溢而将罢兮,柯仿佛而萎黄。
萷櫹椮之可哀兮,形销铄而瘀伤。
惟其纷糅而将落兮,恨其失时而无当。
揽騑辔而下节兮,聊逍遥以相佯。
岁忽忽而遒尽兮,恐余寿之弗将。
悼余生之不时兮,逢此世之俇攘。
澹容与而独倚兮,蟋蟀鸣此西堂。
心怵惕而震荡兮,何所忧之多方。
卬明月而太息兮,步列星而极明。
窃悲夫蕙华之曾敷兮,纷旖旎乎都房。
何曾华之无实兮,从风雨而飞飏!
以为君独服此蕙兮,羌无以异于众芳。
闵奇思之不通兮,将去君而高翔。
心闵怜之惨悽兮,愿一见而有明。
重无怨而生离兮,中结轸而增伤。
岂不郁陶而思君兮?君之门以九重!
猛犬狺狺而迎吠兮,关梁闭而不通。
皇天淫溢而秋霖兮,后土何时而得漧?
塊独守此无泽兮,仰浮云而永叹!
何时俗之工巧兮?背绳墨而改错!

郤骐骥而不乘兮,策驽骀而取路。
当世岂无骐骥兮,诚莫之能善御。
见执辔者非其人兮,故駶跳而远去。
凫雁皆唼夫梁藻兮,凤愈飘翔而高举。
圜凿而方枘兮,吾固知其鉏铻而难入。
众鸟皆有所登棲兮,凤独遑遑而无所集。
原衔枚而无言兮,尝被君之渥洽。
太公九十乃显荣兮,诚未遇其匹合。
谓骐骥兮安归?谓凤皇兮安棲?
变古易俗兮世衰,今之相者兮举肥。
骐骥伏匿而不见兮,凤皇高飞而不下。
鸟兽犹知怀德兮,何云贤士之不处?
骥不骤进而求服兮,凤亦不贪餧而妄食。
君弃远而不察兮,虽原忠其焉得?
欲寂漠而绝端兮,窃不敢忘初之厚德。
独悲愁其伤人兮,冯郁郁其何极?
霜露惨悽而交下兮,心尚幸其弗济。
霰雪雰糅其增加兮,乃知遭命之将至。
原徼幸而有待兮,泊莽莽与野草同死。
原自往而径游兮,路壅绝而不通。
欲循道而平驱兮,又未知其所从。
然中路而迷惑兮,自压桉而学诵。
性愚陋以褊浅兮,信未达乎从容。
窃美申包胥之气盛兮,恐时世之不固。
何时俗之工巧兮?灭规矩而改凿!
独耿介而不随兮,原慕先圣之遗教。
处浊世而显荣兮,非余心之所乐。
与其无义而有名兮,宁穷处而守高。
食不媮而为饱兮,衣不苟而为温。
窃慕诗人之遗风兮,原讬志乎素餐。
蹇充倔而无端兮,泊莽莽而无垠。
无衣裘以御冬兮,恐溘死不得见乎阳春。
靓杪秋之遥夜兮,心缭悷而有哀。
春秋逴逴而日高兮,然惆怅而自悲。
四时递来而卒岁兮,阴阳不可与俪偕。
白日晼晚其将入兮,明月销铄而减毁。
岁忽忽而遒尽兮,老冉冉而愈弛。
心摇悦而日幸兮,然怊怅而无冀。
中憯恻之悽怆兮,长太息而增欷。
年洋洋以日往兮,老嵺廓而无处。
事亹亹而觊进兮,蹇淹留而踌躇。
何氾滥之浮云兮?猋壅蔽此明月。
忠昭昭而原见兮,然霠曀而莫达。
原皓日之显行兮,云蒙蒙而蔽之。
窃不自聊而原忠兮,或黕点而汙之。
尧舜之抗行兮,瞭冥冥而薄天。
何险巇之嫉妒兮?被以不慈之伪名。
彼日月之照明兮,尚黯黮而有瑕。
何况一国之事兮,亦多端而胶加。
被荷裯之晏晏兮,然潢洋而不可带。

既骄美而伐武兮,负左右之耿介。
憎愠惀之修美兮,好夫人之慷慨。
众踥蹀而日进兮,美超远而逾迈。
农夫辍耕而容与兮,恐田野之芜秽。
事緜緜而多私兮,窃悼後之危败。
世雷同而炫曜兮,何毁誉之昧昧!
今修饰而窥镜兮,後尚可以竄藏。
愿寄言夫流星兮,羌倏忽而难当。
卒壅蔽此浮云,下暗漠而无光。
尧舜皆有所举任兮,故高枕而自适。
谅无怨于天下兮,心焉取此怵惕?
乘骐骥之浏浏兮,驭安用夫强策?
谅城郭之不足恃兮,虽重介之何益?
邅翼翼而无终兮,忳惛惛而愁约。
生天地之若过兮,功不成而无嶜。
原沉滞而不见兮,尚欲布名乎天下。
然潢洋而不遇兮,直怐愗而自苦。
莽洋洋而无极兮,忽翱翔之焉薄?
国有骥而不知乘兮,焉皇皇而更索?
宁戚讴于车下兮,桓公闻而知之。
无伯乐之相善兮,今谁使乎誉之?
罔流涕以聊虑兮,惟著意而得之。
纷纯纯之愿忠兮,妒被离而鄣之。
原赐不肖之躯而别离兮,放游志乎云中。
乘精气之抟抟兮,骛诸神之湛湛。
骖白霓之習習兮,历群灵之丰丰。
左硃雀之茇茇兮,右苍龙之躣躣。
属雷师之阗阗兮,通飞廉之衙衙。
前轻辌之锵锵兮,后辎乘之从从。
载云旗之委蛇兮,扈屯骑之容容。
计专专之不可化兮,原遂推而为臧。
赖皇天之厚德兮,还及君之无恙!

翻译

悲哉!秋之为气也。
悲哉,这秋天的萧飒之气!
萧瑟兮,草木摇落而变衰。
秋风凄凉草木都枯萎而凋零。
憭栗兮,若在远行。
冷落啊好像一人独自在远行,
登山临水兮,送将归。
又像登山临水送人踏归程。
泬寥兮,天高而气清;
天气清朗啊空旷又清凉,
寂寥兮,收潦而水清。
浊水退尽水面清澈又澄静。
憯凄增欷兮,薄寒之中人;
凄惨唏嘘秋寒侵人阵阵冷;
怆怳懭悢兮,去故而就新;
失意惆怅中去故而就新,
坎廪兮,贫士失职而志不平;
坎坷啊穷士困顿意难平。
廓落兮,羁旅而无友生;
在孤独的旅程中我没有朋友,
惆怅兮,而私自怜。
孤独寂寞哀怜之情独自生。
燕翩翩其辞归兮,蝉寂漠而无声。
燕子翩翩向温暖的南方飞,蝉儿困守寂寞无响声。
雁痈痈而南游兮,鹍鸡啁哳而悲鸣。
大雁和谐呜叫着高飞,鹃鸡却一直唧唧喳喳在悲鸣。
独申旦而不寐兮,哀蟋蟀之宵征。
从夜到明我都无法入梦乡,夜里蟋蟀哀鸣触动我幽情。
时亹亹而过中兮,蹇淹留而无成。
时光流逝不觉已过了中年,可还是停留在原地无所成。
悲忧穷戚兮独处廓,有美一人兮心不绎;
处境悲惨穷困啊又孤寂空落,有一个美人啊他心中不欢喜。
去乡离家兮徕远客,超逍遥兮今焉薄!
离开家乡来这遥远地方做客,飘飘荡荡何时才是至期?
专思君兮不可化,君不知兮可柰何!
思念君王的心意从未变化,君王不知无可奈何!
蓄怨兮积思,心烦憺兮忘食事。
积累着层层怨恨和思念,忧心如焚竟忘了吃饭的事情。
愿一见兮道余意,君之心兮与余异。
希望和您见一面来表白我心,可是您的想法与我不相应。
车既驾兮朅而归,不得见兮心伤悲。
车子已经驾好那我只能离去,不能与你相见让我悲伤不已。
倚结軨兮长太息,涕潺湲兮下沾轼。
倚着结拎长叹息,眼泪落下车前衡木湿。
慷慨绝兮不得,中瞀乱兮迷惑。
愤懑至极无法抑制,心中昏迷错落再也不能平静。
私自怜兮何极?心怦怦兮谅直。
这样的自叹自怜何时是尽头,内心忠诚正直永远是坚定!
皇天平分四时兮,窃独悲此廪秋。
老天平分春夏秋冬四季,独有这凄冷的秋天让我悲伤。
白露既下百草兮,奄离披此梧楸。
冰凉的露水降落在百草之上,一时间桐楸树都纷纷叶凋丧。
去白日之昭昭兮,袭长夜之悠悠。
昭昭白日离人远去,进入沉沉暗夜悠悠长。
离芳蔼之方壮兮,余萎约而悲愁。
芳菲繁茂的旺盛已成过去,如今只剩下萎缩和哀伤。
秋既先戒以白露兮,冬又申之以严霜。
白露降下预告秋来临,秋天过去又接着冬天的严霜。
收恢台之孟夏兮,然欿傺而沈藏。
孟夏浩大生气已收缩,那繁盛的景象早就被收藏。
叶烟邑而无色兮,枝烦挐而交横。
叶子颜色黯淡再也没有光泽,空枝交错纷乱一片杂乱相。
颜淫溢而将罢兮,柯彷佛而萎黄。
万物的色泽逐渐在凋落,颜色褪去只剩下稀疏的枯黄。
萷櫹槮之可哀兮,形销铄而瘀伤。
可怜那树梢光秃秃高耸,形体消磨郁积着病伤。
惟其纷糅而将落兮,恨其失时而无当。
那败叶与衰草相杂都将摇落,可惜它们已经失去了时光。
揽騑辔而下节兮,聊逍遥以相佯。
拉住马的缰绳停下车子,就消闲散步吧在这旦徜徉。
岁忽忽而遒尽兮,恐余寿之弗将。
岁时如水一年即将完结,恐怕从此我的性命不会太长。
悼余生之不时兮,逢此世之俇攘。
悲痛我的生不逢时,遇见的是这混乱无序的世相。
澹容与而独倚兮,蟋蟀鸣此西堂。
就一人散淡逍遥,巴走走停停,听蟋蟀悲鸣在西堂。
心怵惕而震荡兮,何所忧之多方。
叫声让心中震荡惊惧,百千忧思一齐涌上心房。
昂明月而太息兮,步列星而极明。
抬头仰望明月长长叹息,星光下徘徊一直到天亮。
窃悲夫蕙华之曾敷兮,纷旖旎乎都房。
暗悲那曾经花朵丰腴的香蕙,在华屋散播过浓郁芬芳。
何曾华之无实兮,从风雨而飞扬!
为何如此好花却不曾结果实,遭遇到风雨瞬间香消玉飘扬。
以为君独服此蕙兮,羌无以异于众芳。
原以为君王独爱这蕙花,哪知道待她和普通花一样。
闵奇思之不通兮,将去君而高翔。
可怜这曲折心思不能告诉君,我就要离开到远方翱翔。
心闵怜之惨凄兮,愿一见而有明。
心哀悯而凄凉,我多么想见君王倾吐衷肠。
重无怨而生离兮,中结轸而增伤。
深念自己无罪却要生离,悲愁缠结越来越多增忧伤。
岂不郁陶而思君兮?君之门以九重!
难道我不是心神郁结思念您,可是君的大门九重深。
猛犬狺狺而迎吠兮,关梁闭而不通。
凶猛的狗冲着我狺狺狂吠,不能通行的正是门关和桥梁。
皇天淫溢而秋霖兮,后土何时而得漧?
上天总是连绵不绝降秋雨,潮湿的大地何时才干爽!
块独守此无泽兮,仰浮云而永叹!
块然独守在这芜泽地,对着浮云长长叹息长哀伤。
何时俗之工巧兮?背绳墨而改错!
为何时俗这样善于取巧?背离规矩并且抛弃法度。
却骐骥而不乘兮,策驽骀而取路。
拒绝乘坐那优良的骏马,却一定要鞭策劣马让它上路。
当世岂无骐骥兮,诚莫之能善御。
难道当今世上再无骏马,其实是没车夫可以将它驾驭。
见执辔者非其人兮,故驹跳而远去。
看见操缰的人滥竽充数,它就跳跃着远远逃去。
凫雁皆唼夫梁藻兮,凤愈飘翔而高举。
野鸭都吃着精米和水菜,凤凰也只得展开翅膀远举。
圜凿而方枘兮,吾固知其鉏铻而难入。
在圆的榫眼里放入方榫头,我就知道它一定相抵触。
众鸟皆有所登栖兮,凤独遑遑而无所集。
凡鸟都有地方可栖息,唯有凤凰无处可停好孤独。
愿衔枚而无言兮,尝被君之渥洽。
愿从此缄口不言做哑巴,又难忘您曾给我恩泽厚。
太公九十乃显荣兮,诚未遇其匹合。
姜太公九十岁才尊荣,诚因先前明君不曾遇。
谓骐骥兮安归?谓凤皇兮安栖?
你说骏马到哪里找归处?你说凤凰到何处寻归宿?
变古易俗兮世衰,今之相者兮举肥。
世风衰败俗与往不同,相马的人眼里只有马肥瘦。
骐骥伏匿而不见兮,凤皇高飞而不下。
骏马全都藏起来再也不出现,凤凰也都高飞不下远远走。
鸟兽犹知褱德兮,何云贤士之不处?
鸟兽尚且知道怀念有德的人,为何还要质问贤士不能留?
骥不骤进而求服兮,凤亦不贪餧而妄食。
良马从不贸然求驾车,凤凰也不贪婪地随便吃食物。
君弃远而不察兮,虽愿忠其焉得?
君主轻于抛弃从不明察,贤人想效忠可怎能施展抱负!
欲寂漠而绝端兮,窃不敢忘初之厚德。
想从此沉默断除思念,心底不敢忘记当初你的厚遇。
独悲愁其伤人兮,冯郁郁其何极?
独自悲秋伤心怀,愤懑浓愁何时住!
霜露惨凄而交下兮,心尚幸其弗济。
漫天的寒霜露水一齐落,我心里还希冀他们不会成功。
霰雪雰糅其增加兮,乃知遭命之将至。
雪糁雪花纷纷扬扬齐夹杂,才知道我的坏命运将显形。
愿徼幸而有待兮,泊莽莽与野草同死。
心里还侥幸能等待您的醒悟,却要腐烂在荒野与野草相同。
愿自往而径游兮,路壅绝而不通。
想亲自走捷径游说君王,可是道路却堵塞断绝了交通。
欲循道而平驱兮,又未知其所从。
想要沿着大路驱车来见,可不知何去又何从。
然中路而迷惑兮,自厌按而学诵。
路的中途就陷入迷惑,压制着愤懑学着将诗歌诵。
性愚陋以褊浅兮,信未达乎从容。
天性愚笨性格又狭隘,遇到这样的挫折实在难从容。
窃美申包胥之气晟兮,恐时世之不固。
暗自赞美申包胥的大志气,又担心时世不相同。
何时俗之工巧兮?灭规矩而改凿!
为何时代风俗偷奸取巧,破坏了规矩妄自改凿孔。
独耿介而不随兮,愿慕先圣之遗教。
要独自耿直光明不随波逐流,仰慕先圣遵从德教老传统。
处浊世而显荣兮,非余心之所乐。
在混浊的世界身处高位,不是我心希望的光荣。
与其无义而有名兮,宁穷处而守高。
与其徒有虚名失道义,情愿保持节操永远都贫穷。
食不偷而为饱兮,衣不苟而为温。
决不苟且求饱食,决不苟且求衣暖融融。
窃慕诗人之遗风兮,愿托志乎素餐。
敬佩诗人留下的遗风,决不白白吃饭不做事情。
蹇充倔而无端兮,泊莽莽而无垠。
穷困褴褛无终止,飘零在野外茫茫永无尽。
无衣裘以御冬兮,恐溘死不得见乎阳春。
没有衣服抵御这刺骨寒气,怕要忽然死去再见不到阳春
靓杪秋之遥夜兮,心缭悷而有哀。
安静的暮秋夜正长,郁结缠绕无尽忧。
春秋逴逴而日高兮,然惆怅而自悲。
春秋替代渐渐年事高,于是独自惆怅独自忧。
四时递来而卒岁兮,阴阳不可与俪偕。
四季更替一年又结束,阴和阳永远不能共存处。
白日晼晚其将入兮,明月销铄而减毁。
天色苍茫太阳将落下,明月也残缺圆满不再显露。
岁忽忽而遒尽兮,老冉冉而愈弛。
岁月在恍惚中又迫近了年尾,年纪越老心志也跟着在朽蠹。
心摇悦而日幸兮,然怊怅而无冀。
心意摇动每日总生起些期盼,可又惆怅这都是白日在做梦。
中憯恻之凄怆兮,长太息而增欷。
沉痛迫中肠啊我心苦楚,长长的叹息一声声。
年洋洋以日往兮,老嵺廓而无处。
时光荏冉年华空流逝,老迈人在这空旷世界无宿处。
事亹亹而觊进兮,蹇淹留而踌躇。
勤勉国事希望得到进用,一生就白白度过空踯躅。
何泛滥之浮云兮?猋痈蔽此明月。
浮云何其翻滚又腾涌,迅速升起将明月来遮蔽。
忠昭昭而愿见兮,然霠曀而莫达。
昭昭的忠心希望君主能见到,可是天色昏暗无法知晓。
愿皓日之显行兮,云蒙蒙而蔽之。
希望太阳能光明显耀地运行,可是乌云蒙蒙总是将它遮盖。
窃不自料而愿忠兮,或黕点而污之。
自不量力想献出一片忠心,可是有人将我诬蔑和陷害。
尧舜之抗行兮,了冥冥而薄天。
唐尧虞舜的品行是多么高尚,光辉耀眼可以上与天齐。
何险巇之嫉妒兮?被以不慈之伪名。
嫉妒小人多么险恶,横加诬蔑说他们没有恩慈。
彼日月之照明兮,尚黯黮而有瑕。
日月在天空照耀,尚且还有点点的瑕疵。
何况一国之事兮,亦多端而胶加。
何况是一国大事,更是头绪繁多纠葛。
被荷裯之晏晏兮,然潢洋而不可带。
穿上柔和的荷叶衣裳真好看,可是宽大空荡又不能系带子。
既骄美而伐武兮,负左右之耿介。
您总是夸耀自己美好又勇武,自负左右亲信都是耿介之士。
憎愠惀之修美兮,好夫人之慷慨。
美德之人总被你憎恶,装腔作势的小人却总让你喜。
众踥蹀而日进兮,美超远而逾迈。
小人投机钻营一天天在高升,贤德们总是越来越远离开你。
农夫辍耕而容与兮,恐田野之芜秽。
农夫都停下耕作来休息,恐怕田野会凋敞。
事绵绵而多私兮,窃悼后之危败。
国事纷纭群小以私多害公,真担心国家终归要溃崩。
世雷同而炫曜兮,何毁誉之昧昧!
群小雷同相互炫耀,毁誉颠倒错乱一片糊涂。
今修饰而窥镜兮,后尚可以窜藏。
现在对着镜子来修饰,到后来如何逃脱罪责和惩处!
愿寄言夫流星兮,羌儵忽而难当。
愿意托流星带封信给楚王,可是它飞来飞去难相遇。
卒痈蔽此浮云,下暗漠而无光。
天地都被这浮云遮住,下界昏暗一片模糊。
尧舜皆有所举任兮,故高枕而自适。
唐尧虞舜选贤任能,因此高枕无忧自逍遥。
谅无怨于天下兮,心焉取此怵惕?
自信没有辜负天下期望,就不会心里有鬼总恐慌。
乘骐骥之浏浏兮,驭安用夫强策?
骏马驾车总会畅行如流水,何用鞭笞强督促?
谅城郭之不足恃兮,虽重介之何益?
如果城郭都不可靠,厚重的盔又有什么用处?
邅翼翼而无终兮,忳惛惛而愁约。
小心谨慎又竭身恭敬,可郁闷沉沉心被缚。
生天地之若过兮,功不成而无嶜。
人生天地如过客,事业不成名声也无从树。
愿沉滞而不见兮,尚欲布名乎天下。
想就这样隐姓埋名人不见,又想四海之内名声布。
然潢洋而不遇兮,直怐□而自苦。
飘飘荡荡不受重用,就这样空怀愚忠自愁苦。
莽洋洋而无极兮,忽翱翔之焉薄?
空落旷野茫茫无边际,一身漂泊何处是归处!
国有骥而不知乘兮,焉皇皇而更索?
国有良马却不知乘,还急匆匆到哪去求索?
宁戚讴于车下兮,桓公闻而知之。
宁戚在车下一唱歌,桓公就知道他有大抱负。
无伯乐之相善兮,今谁使乎誉之?
如果世上没有了伯乐的慧眼,谁还能将良马来称数?
罔流涕以聊虑兮,惟着意而得之。
怅惘流泪姑且抒发忧愁,望国君能体察我的忠厚。
纷纯纯之愿忠兮,妒被离而鄣之。
纯纯的心意想要献给君主,无休无止的嫉妒将我来障堵。
愿赐不肖之躯而别离兮,放游志乎云中。
望还我轻贱身躯让我离去,我要在云中闲游找个住处。
乘精气之抟抟兮,骛诸神之湛湛。
乘着团团的精气,在众多的神灵之中驰骋奔逐。
骖白霓之习习兮,历群灵之丰丰。
驾着白虹在天空飘飘飞,众神灵纷纷飘过也不曾停步。
左朱雀之苃苃兮,右苍龙之躣躣。
左边有南方神雀翩翩飞翔,右边有东方神龙在奔走。
属雷师之阗阗兮,通飞廉之衙衙。
雷师在身后鼓起阗阗的雷声,风神在前面呼呼作响来开路。
前轻辌之锵锵兮,后辎乘之从从。
前面有轻车响起了悦耳铃声,后面辎重车轰隆隆一齐集聚。
载云旗之委蛇兮,扈屯骑之容容。
车上插着的云旗随风飘飘舞,跟随的车队容容飞扬好气度。
计专专之不可化兮,愿遂推而为臧。
拳拳忠贞的心意终不可改变,终愿自进做名贤。
赖皇天之厚德兮,还及君之无恙。
靠着皇天的厚恩,保佑我君无病无灾永安然。

赏析

  诗人失意巡游、心绪飘浮的悲怆有机地结合起来,人的感情外射到自然界,作品凝结着一股排遣不去、反覆缠绵的悲剧气息,勾起人们对自然变化、人事浮沉的感喟,千古之下,仍感动着无数读者。

  《九辩》现传本子中,有分为九章的,也有分为十章的。其实,无论分九章、十章,都没有必要作过多的争辩,因为全篇作品,贯穿的只是悲秋主题。在不同的诗章中,不过是把悲秋情怀反覆咀嚼、重沓喻示而已。今参酌洪兴祖《楚辞补注》、朱熹《楚辞集注》,分为十章。

  开头,就鲜明地点明了主题:“悲哉秋之为气也!草木摇落而变衰。憭栗兮若在远行,登山临水兮送将归。”在先秦典籍中,虽然不乏人们对秋寒的畏惧,但更多是秋天农作物收获的喜悦。宋玉却把秋天万木凋落与人的遭遇联系起来。“坎廪兮贫士失职而志不平”、“廓落兮羁旅而无友生”、“怆怳懭悢兮去故而就新”、“时亹亹而过中兮,蹇淹留而无成”,失去官职,没人同情,独自流浪,人过中年事业无成,所有不幸,仿佛都集中在诗中抒情主人公的身上。于是,这位贫困、孤独、哀怨的流浪者,眼目中秋天的景物,无不带上悲伤的颜色。贫士悲秋主题一旦确定,诗歌就顺利地展开了。

  从第二章到第十章,《九辩》反覆抒述见秋而悲的原因。不能为世所用而事业无成,是萦绕心怀的痛苦。造成这种痛苦也是多方面的。第二章说“有美一人兮心不绎,去乡离家兮徕远客,超逍遥兮今焉薄”。美丽的女人竟然被抛弃,独自飘零远方,而所思恋之君却不理睬,爱情破灭了,能不伤心吗!第三章写一路所见秋色,眼中都是凄凉。你看,“白露既下百草兮,奄离披此梧楸”,寒露下来,百草焦黄,乔木落叶,春天的群芳与夏日的浓荫,都消失了。“惟其纷糅而将落兮,恨其失时而无当。”季节过去了,草木只能黄落;机遇失去了,贫士唯有悲哀。第四章在脉络上遥接第二章,还是以一个被君所弃的美人口吻,写她求爱不遂的悲苦。“猛犬狺狺而迎吠兮,关梁闭而不通。”大门紧闭,门外恶狗狂吠,怎能传送去一片心意呢?无奈之下。只好“块独守此无泽兮,仰浮云而永叹”。在秋草摇摇的水泽边,伤心人只能仰天悲叹了!

  第五章是直接模仿屈原的《离骚》和《涉江》的,所以历来评论者,大都认为《九辩》的政治性社会性就在这一章中。特别是诗中用了姜太公九十岁才获得尊荣的典故,显示诗人参与军国大事、建功立业的希冀。不过,诗中直接论及当时国家形势并不明显,反而是突出不为世用的悲哀:“君弃远而不察兮,虽愿忠其焉得?”如果与诗歌中的贫士形象相联系,就可以领会到,宋玉所说的是:如果贫士为君王所用,也能像姜太公一样立下赫赫功勋;如果不能为君王赏识,只能“冯郁郁其何极”,悲愤郁结,不知何年何月才能消散了!这一章笔墨集中在贫士自身进行抒情。

  第六章承第五章,意蕴主旨复沓。不过,着重写霜露霰雪,突出了秋已深、冬即至的季节特点。“愿徼幸而有待兮,泊莽莽与野草同死”,季节不等人,岁月不等人,贫士失意,虽然怀着侥幸心情等待,然而仍然是无望的等待。冬季来临,能熬过这严寒吗:“无衣裘以御冬兮,恐溘死而不得见乎阳春!”由悲秋发展到惧冬,贫士的心情更紧迫也更凄苦了。

  第七章全然抒发岁月流逝的感伤,诗中秋夜、夕阳、流水、明月,无不加强了岁月不居、一事无成的慨叹。

  第八章、第九章,诗歌集中突出“失人”的悲哀。所谓“失人”,一方面指掌权得势的都是薄幸小人,奸臣当道,把持国柄,使社会污秽混乱;一方面指如贫士一类贤人被弃置不用,心怀壮志宏才却不得施展,还受到小人的排挤、压迫。在悲怨之后,诗人仍然抱有希望,“罔流涕以聊虑兮,惟著意而得之”。要擦干眼泪去唱歌,壮气可嘉,但底气不足,因为“失人”的现实仍然存在,贫士要抒怀,只能依赖幻想了。这秋天的悲哀,仍然盘结在贫士心胸之间。

  最后第十章,是全诗的结束。悲秋如何了结呢?只有依赖浪漫主义的想像:人间得不到的,天上能够补偿。于是,贫士“愿赐不肖之躯而别离兮,放游志乎云中。”离开躯体的精魂,穿过太空的日月虹气,成了天上神灵的主宰,朱雀、苍龙、雷师、风神都听他调遣,成了他车驾的扈从,多么神气又多么得意!贫士之贫变成了贵,悲秋之悲变成了喜。悲秋的主旨却引出一个欢乐结尾,然而那欢乐只是幻想的虚构的欢乐。贫士得志,是虚幻的想像的得志,现实社会中,秋天仍然是草木黄落,贫士仍然是不为世用。现实与想像的强烈对比,把悲秋主题更加强化了。

  《九辩》把一个贫士在深秋时节“失时”、“失人”的心境写得生动精彩,有很强烈的感染力。悲秋主题得到形象的感性的抒述。不过,从社会意义而言,此诗虽然也有伤时之语,但总的说来缺乏社会的指涉性。所以司马迁说“皆祖屈原之从容辞令,终莫敢直谏”(《史记·屈原贾生列传》)。

  从文学艺术的创造性来看,《九辩》是很成功的作品。悲秋题旨,本来是古代南方文学(以《楚辞》为代表)的特点之一,最能显示楚骚精神的浪漫主义色彩。《九辩》把悲秋题旨发挥得淋漓尽致,也成为后代人们学习的典范。从此,在中国文学中,悲秋一直是诗文家喜爱的题材,雄才大略的汉武帝有《秋风辞》,潇洒俊秀的曹植有《秋思赋》、《遥逝》,高瞻远瞩的曹丕有《燕歌行》。魏晋南北朝诗人笔下的秋天,大都带有《九辩》悲秋的气息,庾信《拟咏怀二十七首》之十一“摇落秋为气,凄凉多怨情”,以悲秋带出身世之感、家国之恨,更为悲秋主题谱写出新曲。此后历经唐宋元明清,诗词中的悲秋之风始终弥漫不散。悲秋已经成为中国传统文学的母题之一,产生了许多动人的作品,而《九辩》原创性的功劳,当是不可抹杀的。

  • 上一篇:蜡辞 / 伊耆氏蜡辞
  • 下一篇:遵大路
  • 热点推荐

    相关阅读